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一章 林家不怕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品:《絕頂神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精彩閱讀·盡在·無名小說網(www.ccwy.tw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手機閱讀更精彩,手機直接訪問 M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得不說龔游天還算厚道,答應了給林凱一天時間散心,就把什么都準備好了。外表上看上去很普通的車,里面卻別有乾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車載冰箱里果汁、啤酒、紅酒等應有竟有,車內空間也是很寬闊,牽著裴佳佳手的林凱覺得心情很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佳佳有些擔心的問道,“你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能有什么問題,我對他還有用處,他不會因為這個小事情就出手對付我。”林凱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當你對他失去作用的那一天呢?”裴佳佳問道,只是話一說出口,就有些后悔了,剛才他太激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永遠不會有那么一天,他的命隨時都捏在我的手里。”林凱自信地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佳佳沒有在多說話,她看著自己眼前的男子,嘴角上揚,透露出強烈的自信,也許這就是他身上獨特的魅力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凱心里很明白,自己現在沒有那個能力與龔游天斗法,為了保護自己的在意的人,只能委曲求全,幫他治病。但是他的相信,總有一天,他能成長到一個可以隨手捏死龔游天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名的林凱覺得開車的哪位司機有些礙眼,出聲道,“找個地方停車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黑色商務車緩緩停在了路邊,一名黑色正裝,帶著墨鏡的男子離開了駕駛位后,商務車又啟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凱將龔游天安排的司機趕走了,自己駕駛汽車前往鹽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南雅說過,這輛車里沒有GPS定位,也沒有竊聽器,但林凱知道,以龔游天的實力,想要找他還是輕輕松松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另外林凱從來就沒有完全相信過龔游天,他不信龔游天會大大方方的放任他一天,現在指不定那個地方就有人在監視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林凱還在路上的時候,一輛粉色的瑪莎拉蒂駛入鹽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鹽城這座城市,雖然還算是比較的繁華,但瑪莎拉蒂這樣的頂級跑車也是不多見的。鹽城人民醫院,瑪莎拉蒂停了下來,駕駛位上走出一位美麗大方的女人,正是袁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袁雪不情愿,但是迫于袁志奇的命令,她還是精心打扮了一番,來到了鹽城見自己未來的公公,林國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由于早就調查好了,袁雪直接就來到了林國平的病房前,敲了敲門,走了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半躺在病床上看報紙的林國平有些驚奇,回來看望自己的,除了林凱,也只剩下他的那些朋友了。但在他的映像中,還沒有見過林凱有這樣一位氣質出眾的女性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林叔叔,您好,我叫袁雪,是您兒子林凱的未婚妻。”袁雪自我介紹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對袁雪而言,林凱這個未婚夫,兩人是沒有任何情感的,兩人的婚姻更像是一場利益交易,她不愿意來看林國平,但是這是自己父親袁志奇的意思,她不得不執行,還必須處理得很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然袁志奇絕對說到做到,在袁雪心里,他就是一個惡魔,為了自己的利益,可以六情不認,出賣一切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她卻沒有反抗他的實力,只能充當他的棋子,去執行他的命令。在外人眼里,她是飛揚跋扈,刁蠻任性的袁家大小姐,但在他的眼里,她不過是一個隨時都可以丟棄掉的棋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國平也是有些驚奇,從來沒有聽林凱說過他有未婚妻這件事情,柔和地問道,“我就叫你小雪吧,你說你是小凱的未婚妻,那小凱在那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今天有事去實驗室了,不放心老爺子您的身體,叫我過來看看。”袁雪一邊幫林國平倒水一邊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一個老頭子能有什么好看的,你們年輕人還是自己忙自己的吧!幫我給小凱帶一句話,多注意休息。”林國平溫和地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已經看出來了,袁雪肯定認識林凱,但兩人之間的關系到底是怎么樣的,他就不知道了。但對于袁雪說她是林凱未婚妻這件事情,他從頭到尾就沒有相信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國平很清楚自己的兒子林凱,婚姻大事上絕對不會對他有隱瞞,如果真的有了未婚妻,一定會第一時間告訴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病房的門再次打開了,林凱帶著裴佳佳站在門口。關心父親情況的林凱,一到鹽城,就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,誰曾想竟然看見了自己此時最不想看見的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?”林凱冷聲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看到袁雪的時候,裴佳佳就低下了頭,站在林凱身后默不作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說我也是你的未婚妻,來見見我未來的公公有什么問題嗎?倒是你,我的好未婚夫,不是說去實驗室了嗎?怎么來了醫院。”袁雪譏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袁雪有心緩和氣氛,不想在林國平面前表現出情緒來,但是一聽到林凱的語氣,就生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過問。”林凱不冷不熱地說出了這句話,隨后走到林國平床前,抓住林國平的手腕,查看老人家最近的身體狀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國平最近的情況不好不壞,病情沒有出現惡化,但也不見好轉,柔聲詢問父親最近感覺怎么樣之后,林凱站起身來,說道,“袁小姐,能不能請你回避一下,我想和我父親單獨說幾句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自然是不想繼續呆在病房里面受氣,但是礙于袁志奇的命令,她必須知道林凱的一舉一動,一時間出去也不是,留下來也不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管你這次來是為了什么樣的目的,先請你出去,給和我的父親留下一點私人空間。”林凱認真地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凱的冷漠還是刺痛了袁雪高傲的心,冷哼一聲后離開了病房,裴佳佳在何燁的目光轉過來之前,就已經離開了,并帶上了房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爸,你聽我解釋,袁雪只不過是……”林凱急忙說道,不過話還沒說完,就被林國平的動作阻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凱,我不管你在外面做什么,但你要記住,我林家沒有怕事的人。”這句話從林國平嘴里說出,無疑是給了林凱莫大的鼓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這聲音不慷慨激昂,反而有些虛弱,但是這句話給林凱傳遞了一個信息,自己父親是相信自己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爸,我明白的,你好好休息,別擔心,兒子我一定會治好你的。”林凱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一直沒有懷疑過,我兒子是最出色的。好了,現在,你和我說說你和哪位袁小姐的關系吧!”林國平微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凱將自己早就想好的說詞搬了出來,大部分都是事實,但是中間隱去了與龔游天、袁志奇的勾心斗角,篡改了一些經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弄清楚之后的林國平嘆道,“既然是這樣,你們的這個關系,盡早結束掉,省得耽誤人家。還有你以后對別人說話客氣點,不要老是冰著臉,說到底人家女孩子也是受害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凱點了點頭,并不想在這件事情上多提,開始轉移話題,詢問林國平最近的生活狀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林凱離開病房,發現袁雪還留在醫院里,沒有任何離開的意思。袁雪看到林凱,與不過是瞥了一眼,就轉過頭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說到底袁雪也是一個可憐的人,雖然她有些公主病,但本質上這個人不壞,但可惜的是碰到了一個惡貫滿盈的父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林凱現在沒時間搭理她,他現在要去詢問醫生自己父親的情況,雖然剛才他已經檢查過了,但他需要詳細的數據,這樣能幫助他分析父親的病情,好對癥下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輕車熟路的找到父親主治醫師的辦公室,敲門進去后,向醫生表明自己身份后,詢問道,“醫生,我父親最近情況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年醫師嘆氣道,“林醫生對于自家老爺子的應該也很清楚了,不用我再追訴了,對于你父親的病,我們醫院能做的,也只有盡力去避免病情惡化,想要治愈,國內應該暫時還沒有人能夠辦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個事情我很清楚,我父親的病我也是第一次見,我也在慢慢研究我父親的病情,我這次來,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要拿到我父親近況的文字資料,方便我分析我父親的病情。”林凱當然清楚,想要治愈父親的病,必須靠自己努力。要是想要等著國內醫院拿出治療方案,怕是等到地老天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年醫師其實對林凱的想法早有預料,從辦公桌里的準備好的資料,遞給林凱,鄭重地說道,“林醫生,如果說國內誰能最快的研究出這種病的治愈,我相信那個人會是你,還請加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凱也沒有想到,自己父親的這位主治醫師對自己抱有這么大的期望,說實話,他對自己都沒信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己父親林國平的病實在是太罕見了與棘手了,首先是沒有先例,無從參考,不知從哪里入手,一切只有從頭開始分析,但這一步必須要進行實驗,卻沒有實驗對象,林凱是不敢把林國平當做是實驗對象的,輕易的對林國平用藥,只會對他本來就虛弱的身體造成更大的傷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凱不知道這個醫生為何對自己有如此大的信心,但他沒有繼續去追問下去,只是和中年醫生客氣了幾句后,就提出了告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快小說閱讀 M.bQg6.CC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手機看書,盡在·無名小說手機版M.wmtxt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九号彩票谁有联系